新乡公交人的十二时辰

发布时间:2019-08-30

清晨,公交车的马达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鸣响;黄昏,公交车载着满身疲惫的你我开往家的方向。学生、上班族、老人……在公交车上川流不息,交织出人间百态;热情的车长、熟练的点钞员、专注的充电工、忙碌的调度……2300名新乡公交人在各自的岗位,用坚守和执着,演绎着新乡公交十二时辰。

子时 子夜:23点凌晨1点

深夜的高铁场站格外静谧,再也没有白天乘客络绎不绝时的喧嚣。100余台纯电动公交车整齐地停放着,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光。今天值夜的充电员是刘凤华,她正忙着调整车辆位置,把充好电和待充电的车辆开到指定位置。在这里,每次可以同时充12台车,每台车充电2—3个小时,等所有车辆充满,就将近凌晨6点了。虽然已经入秋,高铁的蚊虫还是很多,一会儿的功夫,刘凤华身上就被叮了好几个大包。但她顾不上拍打,趁充电间隙到中控室看了看大屏幕,确保所有充电桩运转正常。

丑时 鸡鸣:凌晨1点~凌晨3点

公交大召营场站的门岗灯火通明,门卫张德义、凌新生当值。他们之前在这个场站做维修,退休之际,换到了门岗的岗位。门岗夜班比白班辛苦些,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巡逻一次,张德义和凌新生这对儿老搭档非常默契,交替巡逻,从来没有让不明身份的人进入场站,也没有丢失过任何国有资产。由于以前是维修工,他们还经常帮助车长检查、维修车辆,避免影响第二天的运营。

寅时 黎明:凌晨3点~凌晨5点

4点20分,外面还是漆黑一片。通勤车长黄志雷匆忙洗漱后离开了家,骑着自行车来到通勤车停放点。夜色四合,万籁俱静,只有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。来到通勤车停放点,熟练地检查、启动,他驾驶车辆迎接早班车的车长们。从宏力大道二中一路行经和平路、平原路、人民路、中同街、西华大道,车长三三两两上了车。由于天色太黑,10路车长王琴琴的父亲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出门,专程骑车将她送到班车等候点,看她上了车,才转身离开。5点30分,通勤车载着10余名车长安全准时抵达了公交大召营场站。

卯时 破晓: 5点~7点

天色欲晓,旭日薄发。虽然路上几乎还没有车辆和行人,但分布在我市东西南北的11个公交场站已经是一片繁忙景象。车长们轻手轻脚,离开温暖的床榻、告别熟睡的亲人, 5点20分左右,600余名公交车长们陆续进入场站。匆忙吃完早饭,车长们按要求例行检查了车辆各项指标,填写出车记录,管理人员进行出车前叮嘱,检查车长状态,再三叮嘱“注意安全”。5点40分,70余条线路的首班车开往始发站,准时迎接乘坐首班车的乘客。

辰时 早时:7点~9点

7点至8点,正是客流高峰。在公交工作了16年的23路车长、省劳动模范常东升一面组织乘客有序上车,一面提醒大家抓好把手,遇到老年人,他赶紧动员让座,等老人坐稳才起步。车上的人比别的时段多了1倍,常东升格外留意年龄最大的和年龄最小的乘客,每隔几分钟都要通过后视镜观察下他们的动向,看看老人有没有意外状况,看看小朋友有没有把头手伸出窗外。到站了,他缓缓靠向站台,轻轻踩下刹车,叮嘱老人车停稳后再下车。一个班下来,这样的动作和话语他要重复三四百次。

巳时 日禺:9点~11点

9点,河师大终点站,三分公司服务管理员申志华和副经理都超例行检查到站车辆卫生。每天在这里停靠的有3条线路37台车,他们都要仔细检查车辆踏板、扶手、地板压条、座位死角。一天上上下下上百趟。工作结束后,都超的手机计步显示他共走了8000多步。

10点,点钞大厅里点钞员郭茜把钱袋里的钱倒在桌上,挑出1元纸币,展开、捋角、抹平,一会儿功夫,一桌散乱的纸币已经变成了她手中整齐的一沓。工作两个半小时,她已经清点了8000余元的纸币和硬币。在大厅里,还有十几名人员在做着相同的事情。她们带着口罩,手指翻飞。重复着机械性的动作,安静的大厅里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点钞声。

午时 日中:11点~13点

12点,大修厂维修工马新杰仍在监测检测电池数据,再过1个小时,监测才能结束,吃上午饭。自从新能源车进驻公交,这种工作模式便成为常态。如果电池有问题,需要更换电箱里的模组,还得3个小时。为了不影响运营,电池维修是不允许过夜的,每当遇到这种急活儿,维修工们别说不吃午饭,就是通宵达旦也是常有的事。

不能按时吃饭的还有上午班的公交车长们。他们下班的时间大多在12点到14点左右。由于在终点站停靠的时间较短,大部分人都是下班后吃饭。长期饮食不规律让很多车长的肠胃受损,胃病也和颈椎病、腰椎病一起成为了公交车长的三大职业病。

未时 日央:13点~15点

春困秋乏,秋天的中午是最容易懈怠的时间。各单位管理人员分别到火车站、医学院、乔谢等公交枢纽站为一线车长送矿泉水,为车长叮嘱安全、加油打气。二分公司有200余台车,50%的车辆都是非空调车,唯一降温的方式就是头顶旋转的电风扇。发动机在驾驶座旁边,水温高达七八十度,散发出的热气熏得很多车长都起了痱子。6路车长全部中招,奇痒难耐,罗晓云脖子都被自己挠破了。还好已经入秋,只剩下痱子褪去留下点点印记,证明酷暑刚走。

申时 哺时:15点~17点

15点,材料仓库的女将们正在忙着给各公司转料。分配、挂签、搬运、有条不紊。刹车鼓、压板等大件,最轻的50斤,最重120斤,要两三个人合力才能抬到装货的车上。每周都有这么几次重体力,女将们早已练就一身“钢筋铁骨”。来接料的同事感慨道:“你们不光是女汉子,还是大力士!”

16点,花卉市场IC卡充值处,充值员周秀琳正在向乘客介绍电子钱包、次卡、一卡通的区别。听完详细又易懂的解释,乘客按需求充值离开。全市5个公交充值点,每天大约接待乘客1500余人,遇到老年人审卡的高峰,这个数字还要翻倍。

酉时 傍晚:17点~19点

17点,一分公司运营经理李永革正在分析运营报表,规划第二天的运营班次。为了保障乘客出行需求,要综合考虑线路走向、客流分布、乘客特点、季节变化等诸多因素,遇到节假日和道路整修,还要制定预案,随时调整,统筹全局。

18点,下班乘车高峰,各路段都有拥堵的情况。各运营单位负责安全和运营的管理人员,分班上线路观察客流情况,叮嘱车长安全行车,遇到道路临时围挡、交通堵塞严重等情况,及时和调度沟通,通过GPS系统发出绕行指令。

戌时 黄昏: 19点~21点

19点,八分公司定制公交车长贾孟良送完小店化纤厂职工,检查车辆时发现有漏气现象,连忙告知机务张砚生。维修工王庆与徐庆福虽然是白班,已经到了下班时间。但看其他维修工手上都有急活,二话没说带上工具前往小店。顾不上依然滚烫的路面,两人钻进车下,躺在路上开始检查维修。贾孟良在旁边打着下手,一干就是两小时。看着车辆恢复正常,两人才返回维修点。等贾孟良把车辆开回场区,已月上中天。

亥时 定昏:21点~23点

21点,市区公交车辆部分回到场站,寂静了一天的公交场站立刻热闹起来。车长们收银交款、擦拭工作台、打扫车厢卫生、倒垃圾,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。清洁员们提着水桶、拿着长刷子、抹布对车辆外皮、玻璃、顶棚、天窗进行清洁,如果没有下雨,一个多小时就能完成清洁工作,如果下了雨,车上沾了泥土,打扫的时间要更长一些。

21点30分,调度崔丽芳核对完200余名车长的运营公里准备下班。从13点上岗到现在,8个半小时她没有去一次卫生间。车辆坏了,同线路车辆加密缩短间隔;乘客东西丢了,发信息找寻;道路整修,线路临时绕行……一个忙碌的下午,就在不停地点击鼠标、敲击键盘、接打电话中度过。因为第二天凌晨5点45分要准时开机调度车辆,所以每当下午班,她都住在公司宿舍,一个月有15天不能在家过夜。爱人很支持她的工作,可孩子临睡前总要念叨好几次妈妈。

23点, 11 个公交场站恢复了平静。只有一辆辆摆放整齐的公交车,陪伴着值班人员和门岗。

一天天、一月月、一年年,无论台前还是幕后,无论酷暑还是寒冬,无论黎明还是深夜,公交人在12个时辰里坚守岗位,循环往复,用服务市民便捷出行的初心、用促进城市经济发展的初心、用助力低碳环保社会的初心,逐梦前行,不负时光。